胡陈辰的2019

Home / 新闻动态 / 胡陈辰的2019

文 | 胡陈辰

一周前与岳父通话,得知其前同事已经确诊,我才意识到危机当头,无人能够幸免。
冠状病毒,让雾霾肆虐的冬天更加难熬。如同今日的中国游戏业,经济不振,有热度的只剩话题。
然而,人们依旧坚强,生活仍得继续。

枭的2019

游戏,不该是象牙塔的自high

苏州火车到上海要多久?20、30分钟?最多40分钟吧。
我的经历是:140分钟。
一次临时从苏州返回上海,以为到了高铁站随便上。然而,现实的冰冷让人错愕,所有高铁动车全部没票,就连站票都已售罄。只能在窗口买了一张不到十元的绿皮车票(连T字头也无),居然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上海。本着猎奇的心态上了这趟从西北驶来的老火车,而当日的场景我一生也无法忘记。
首先,险些挤不上车……满满的车厢承载着两倍以上的人数,无数人盯着都市穿着的我,仿佛围观一个怪胎。他们有的坐在油漆桶上,有的裹着大棉袄睡觉,更多人盯着不知名的国产手机,反光的白色屏幕阵列让一切显得更加魔幻。几乎被挤着悬浮的我不知所措,一双双无神的眼睛更是让人慌乱。路过的检票员一眼就看穿了我的窘境(说是路过,不如说是凭借着强健而娴熟的身法一路杀来),问我是否想要补票去硬卧车厢。快要窒息的我无力思考,任人宰割般地接受了荒诞的补票价格,而到了硬卧,那儿的乘客除了我以外仅一人——那位开始畅玩王者荣耀的检票员老哥。
是的,我很菜逼,我很矫情。然而,在无数个硬卧车厢中,无知的我路过了一个个的白色屏幕:抖音、快手、新闻客户端,各种山寨画面的XX手游……我并非承认它们就是值得拥有的互联网产品,然而,它们的存在让无数白领根本接触不到的人(同时也是中国最大基数的人群),获得了慰藉。某种维度来说,它们拥有不可或缺的价值
家和公司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中,许多游戏开发者已经遗忘,自己真正服务的对象是谁,而这些消费者是否真正拥有这些来自211、清北乃至海归等精英的尊重。若能完全消除自我狭隘,才能真心诚意地创造价值。我们服务的对象,不是老板,不是甲方,不是KPI,而是一群真真切切、与我们呼吸着相同空气的同类。
就这样,一个曾经谈及游戏必聊『第九艺术』的开发者,却在19年和许多真挚的同行发起争论。如今的我坚信,在艺术性之前,首先得让你的游戏好玩,然后再让它有内容、有深度,反过来这样的游戏怎么可能不挣钱?商业成功的意义从未在我心中如此明确过。
当然,没人享受版号难产的当下,但这并非失败的借口。中国游戏行业未来的命运,也许就在你我这样的开发者手中,埋下头,认真做些实事,是当下最为安心的选择。

生意,人与人之间的联系

没找投资人,没有强力大腿,靠着11路和团队,一年下来完成了收支平衡,预计明年也没问题。虽然没有什么能吹牛的事迹,但到了年底,终觉可以心安。
创业是什么?生意是什么?现在的我也并不了然。若从设计师的立场思考这个问题,无论打工或是创业,就是向某类人群提供价值。提供服务的终端受众基数越大,品质越高,与其关系越亲密,获得收益也越好。九年的开发者生涯,读过几十本理论书籍,通关了数百款游戏,熬了无数个日日夜夜,却连这个基本道理都没明白。
今天,才能意识到曾经两家公司Boss对我的包容。长年稳坐办公室远离消费者,却挂着『游戏制作人』这样的虚职,思维模式开始钝化,而动手能力又被互联网时代出生的95后迅速追赶。只有当自己脱掉一切庇护,赤身裸体接受社会的考验时,方能看清自身能力和视野的短板。
幸运,再次找回初入行业的心态(回忆起10年前在北京软星和众友人加班的美好时光)。每一天都面临挑战,每一天都在成长,每一天都会期待明天。今日的我对于生意的理解,便是以自己的所学所能,集结相同理想的优秀盟友,最大化地为客户、为玩家创造真正意义上的奇妙瞬间

犹豫,就会败北

如果你饱受焦虑抑郁的折磨,如果你快被完美主义的习惯逼疯,如果你忽视大局只纠细节……那么来吧,在这经济寒潮的乱世选择创业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~
最初的几个月不堪回首。一个连增值税和所得税都分不清的人,一下子要兼顾业务、财务、商务、法务、招聘……懵逼是每一天的默认状态。混沌与秩序,我深爱的后者早已消失,而前面那个小妖精几乎将我逼疯。
2018年因为事业不利,曾一度进入自我怀疑的低谷。彼时若非坚持跑步和阅读,恐怕最后一丝理智也会消亡。拼命地校准自己的行为,纠正每一个出现的错误,是我每天睁眼就会开始做的日常。
然而,越在乎纠错,问题就越多。19年初选择创业并非主动寻求职业生涯的突破,更像是迫不得已的人生分支。被动接收的大量信息让我无法驻足任何事过久,拼命地快速应对,做出当下最好的选择,如同游玩一个激烈的ACT游戏。
整个19年上只玩了一款游戏。只狼发售当晚就开打,被断手后一直搁置,六月初才拾回通关。苇名一心因为攻防数值的原因也许不是游戏中最强的Boss,却给我带来最为酣畅淋漓的决斗。犹豫,就会败北,每每无奈倒下时,武者的声音犹如鸣钟。
直至今日,我依旧每天都在犯着各种错误。深夜的我写下日记,记录自己一天的得失,偶尔翻翻老黄历,才会发现所谓的错误大同小异,不过是童年经历产生之果的反复。时常感叹三十岁之前的浑浑噩噩,惋惜曾经虚度的青春时光。
还好,不晚。人生就是如此,不必悔恨昨日,不必忧虑未来,仅仅是全力以赴地过好当下,便是这虚幻中最为真实的事。

旅行,可以没有行程

年初在京都完成了首马。提前半年准备,报名、采购装备、机票、Airbnb、精心设计的训练计划……比赛前一月,还两小时速登了华山,当时预计怎么着也是四小时内完赛,
然鹅,到了比赛日,因为前一天的过于潇洒,加上高高低低的落差地势,成绩相差甚远。最终在肾上腺素的加持下,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越过终点线,听着主持人大喊『好厉害!』,手握奖牌的一刻时,还是不争气地湿了。
不按计划,也很美好。跑完马拉松的我打开一个新的世界,每当想不清楚的时候,跑就对了。至于成绩是多少,又能怎样?严格按照日程执行每一天,说到底还是太精英了,我终究不是那种人啊……
与其任由拖延症驾驭,事事想清楚才开始执行,身边的人早已冲出百米,并已完成认知版本的n次升级。同龄相识的人中已有纳斯达克上市的CEO,而自己的停步不前不过是多年习惯的恶果。
旅行就和创业一样,与其像打卡一样完成任务,不如先尽量努力地了解TA。等到旅程真正开始的那天,放手,任由方向盘带我前进。
毕竟,等到弥留之际,一路的风景是脑中最后留下的画面。

2020, we are coming.
And it’s gonna get better.

Comments(2)

  • 头像
    司徒剑仙
    2020年1月24日, 18:17  回复

    看得不过瘾啊,远远不够啊,能不能让红姐和卢小二他们都聊聊各自的2019≥﹏≤

    • 胡陈辰
      胡陈辰
      2020年1月25日, 08:53

      安排上了!他们的年后发!(*^▽^*)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