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枭——写在2020的开头

Home / 新闻动态 / 群枭——写在2020的开头

卢小二

音乐制作人

avatar_lny2
「Always be sincere and enthusiastic.」

2020伊始,这一场疫病让满大街的人都带起了口罩,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。这像极了从前的自己:只愿独自冷暖,不愿敞开心扉。不过寒冬总会过去,希望春暖花开,所有人都能摘掉口罩,相互理解,相互温暖。

2019年是我创业的第一年,这条路并不轻松。我踏出了只负责“干活儿”的舒适区,开始直面自己之前一直逃避的问题:不擅沟通,较少思考,缺乏规划。

2019于我而言,也是令自己成熟、成长的一年。我从一个只关注局部的员工,逐渐成为了一个需要看全局的公司合伙人。

| 2019,收获

1.为《古剑奇谭OL》和《仙剑奇侠传7》国产“双剑”创作音乐,是最令我兴奋的事!试玩到开发中的仙剑7,可能是从事这一行的福利吧!

2.有了一个自己的小团队。虽然团队中还存在不少问题,但整体在向前走,彼此间的信任和默契也越来越好。

3.在整个市场环境不乐观的情况下,我们完成了去年创业之初的既定目标:收支平衡。作为创业来说,是不容易的。这坚定了我们向下一个目标进军的信念,物质上给了我们继续筑梦的基石。

| 2019,也有遗憾

1.自己的沟通能力、沟通意愿没有显著提高。想改变习惯、直面之前逃避的事情是很困难的。希望新的一年,我的成长速度能快些再快些!

2.团队管理上,也有很大提升空间。自己团队凝聚力不强,导致去年出现了一些本可避免的问题。写下这些也是警示自己,希望2020能更加未雨绸缪,把可能出现的问题,尽可能地扼杀在初级阶段。

3.遗憾没能进军动漫、影视市场。做影视动漫的音乐一直是我的期愿,去年出现了机会,却没把握住。痛定思痛,希望来年的机会不会溜走。

2019,所幸我踏出了自己的第一步。没有理由不相信,2020会更好。

avatar_lny3
我不擅长和陌生人打交道,也深知这会成为创业者的障碍,跨过这道障碍很难。所幸,2019年我踏出了第一步。

七耶茄

导演 / 编剧

avatar_hj3

如同被埋在地下的种子——身处黑暗,不辨方向,我唯有生长。

|  2019:种子

作为一个年过三十的人,自称种子显得很矫情,但对我来说,2019年就是如此。离开了公司,面对前程一无所知。曾想以一己之力做游戏,动笔写过广播剧,自学建起了网站,机缘巧合之下学会剪辑,摸索着做了几条片子,又参与了几个游戏剧本的编写——面对所有的挑战,有时候觉得自己无所不能,有时候又觉得自己一无所长。

2019年的大部分时候,忙碌却没有目标。在各种各样的尝试中,我发现自己热爱讲故事,擅长想象、擅长把想说的话变成画面,想要做游戏、想要创造一个幻想的世界。总结起来,也许有一个职业是适合我的——游戏导演。我看到了自己的太阳。

在不够重视内容创造的过去,这个职业听上去像是个笑话,但总有人,配得上这样的名号——横尾太郎、小岛秀夫。他们能证明我的想法不是臆想,我的太阳是真实存在的。于是,我可以在2020年的伊始,破开土壤,向着太阳继续生长。

| 2020:效率,积累,合作

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

从小到大,习惯了一切都慢吞吞的我,因为“不够快”、“效率低”而备受折磨。
工作常常拖到最后一刻,为此不得不献祭肝脏;无视人天成本的预算,做项目做到亏本;“重要的事”一再往后堆积,永远被“紧急的事”追着走。
归根结底,因为我是个死扣细节而缺乏计划和时间观念的人。这简直是职业路上的一块巨石障碍。不过,换个角度想,“只要能克服这个问题,我就能前进一大步”,未来好像又重新光明起来!

时代啊,别抛下我

没有效率,就会缺少自由支配的时间,就无法学习和积累,能力就得不到提升,效率就持续低下——这是一个死结。
与自己同时代的人,由于更好的时间管理能力和学习习惯,已经储备了满满的知识库。
比自己年轻的一代,由于成长在信息大爆炸的峰点,远比我们更早、更快地接纳了更多信息。
滚滚长江东逝水,天地不仁,时光不歇,只有积累、学习、前进,才能在这浪潮之中,不被拍死在岸边。

人类是群居动物

我曾想过:“这辈子就一个人默默地去做自己的事情好了。”但我一不是百年一遇的天才,二不是清心寡欲的隐士,一个人能做的事极其有限。
从人类群居部落诞生之初,就证实了,多人抱团取暖,远比一个人更容易生存下去。
伟大的作品,无一例外是以合作的方式诞生。
学会合作,学会更好地合作,将是在这寒冬生存下去的不二法则。

avatar_hj2
「Never say never.」

| 2025:超越

长久以来的思维惯性,很少去考虑“超越”是什么。

过去,做事之前会习惯性的考虑“通用标准”是什么,然后照着这个标准去做事。但从没想过,这个标准从何而来,由谁制定。在前人的框架之下做事,永远只是在队伍后面“跟跑”的人,无法变成“领跑”。但我们想做“游戏内容创作”,我想做“游戏导演”,这种没有什么“通用标准”的东西,只有做自己能做到的最好,超越基准线,成为新的标准制定者。

这些说起来,有点又空又大,但没有梦想的话,和咸鱼有什么区别!

黄云飘

音频制作人

avatar_lny2

我有了一群伙伴。这是我之前一直想做,却一直没做成的事情。

| 2019,从一个人到一群人

跟合伙人们一起开办了一家公司,就像养了一个自己的孩子。

很多时候都像在打仗,你需要做“工作”以外的事情来养好这个孩子。有烦恼,有怒气,但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乐。我会花很多时间独立思考,就像手足无措也没有太多准备就当父母的人一样。

回顾一年,最让我骄傲的应该是成长。学会使用中间件Wwise,读了不少鸡汤书籍,从七耶茄的分享会上了解“镜头语言”,跟伙伴们讨论了很多游戏,尝试从老板的立场思索问题,对设计师和行业都有了更深的认识等等。去年,完成不少游戏项目的音频设计,参与两部网络电影的声音设计和整合制作。更多以面对面的方式和客户沟通,真切了解客户的诉求。

我之前不明白,为什么别人不喜欢我制作的作品?为什么有些人不习惯跟我合作?现在都有了答案,这些答案给了我不少慰藉,让我不用在茫然无措中独自体会挫败。应该说,我喜欢现在的工作情况,它让我感到安宁。

我有了一群伙伴,这是我之前一直想做,但却一直没有做成的事情。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理解怎样才能更好地“合作”,不过已经比之前做得好太多了。

年终的时候梳理了公司音频组的业绩,虽然没有大赚,但是并不因此灰心,反而充满了满满的斗志。我们创作了不少好的作品,搞定了超出能力范围的项目。这是我之前无法想到的。

2019对我来说就像一个起点,每个月,我的认知都在刷新!2020,继续冲吧。

吴新建

音频设计师 / 作曲

| 2019,战争磨练英雄

工作室是19年初成立的,尽管七月初才加入工作室,但依旧感到枭团队迅猛的成长与进步。加入以来有得有失,但这不正是历练吗?

战争是个大熔炉,才能磨练出真正的英雄。”引用《明日边缘》的台词,游戏行业也是如此。版号、政策的限制让小企业小公司无处安身,每天都有被淘汰的可能。枭19的年业务在下半年也出现紧缩,但也给了群枭们学习积累的机会,所谓厚积薄发只等崛起的一天。工作室虽小,却是五脏俱全,大家都在为行业付出时间、金钱甚至健康(这点是不对的,2020必须加强效率改进流程!),只因大家都想成为创作者,造出更优质的作品,这是枭工作室成立的缘由,也是大家共事的目标。

进入工作室前,什么都想干!想做音乐、音效甚至动画的声音设计。现在看来,这些都是一件事:创作本身。我的本愿是想做一个作品,让人认可的作品呀!人的精力有限,如果都发全力去做,定是一事无成,因此有抉择。现在我的职责便是游戏音频设计。其它的热爱依然执著,平时有空还是会做做音乐,对声音创作也是有利的,何妨将其作为副业。加入工作室后,首先是增长了技术,鉴赏力提高。业务之余坚持学习,还要处理个人事务和学校的毕设,所幸多件事都有交集,也收获了不错的结果。

参与的项目《古剑奇谭网络版》、《不当英雄》,还有打磨了一整年的《异星战甲》。这对我来说都是新事物啊!干就完了,精神小伙! 期间跟飘哥学了不少。以《不当英雄》为例,我虽是一个动作游戏玩家,单隽老师的前几作也都玩过,但接手项目时还是蛮吃力的。于是去翻阅动作游戏的资料(音效制作人去了解骨骼动画制作和表现哈哈~)。事实证明相当有效,样本一次比一次准确,成就感愈来愈高!

而那些没做好的、判断失误、安排不当的错误,正如开头所说,困难让人磨练得更强。

说起来我只是刚踏入行业的新人,没经验,能力也不是最突出的,唯有一点便是想成为一名创作者。

红菱

编剧 / 品牌运营

| 2019,我摆脱了焦虑

一个朋友跟我说她很焦虑。

身为白领,荷包月光。翻着朋友圈给不同的成功人士点赞,另一边却忙着把自己P成一道闪电。在北上广都飘过,至今单身。因为长得看起来小,所以也不暴露自己的真实年纪。

过年的时候这个朋友回了老家,老家的长辈问道:“你现在月薪起码得有15K吧?每月能存多少钱?自己代步的车应该买了?”朋友苦笑解释,在上海月薪10K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换来的是长辈难以置信的鄙夷目光。

“我还要不要待在上海呢?可是又不甘心,也出来闯荡了这么多年,难道现在回老家随便跟一个不喜欢的人凑合一辈子吗?”
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因为这样的经历和处境,正是两、三年前的我。仰头一边嘴硬地喊着自己是独立自主的个体,一边依旧当三无人士月光而活。抱着“赶不上结婚的末班车,就打定主意单身到死”的念头,在单位又混着过了一年。看到IT公司新进的一批95后、00后员工,有网红小说的作者,有人气的游戏主播,与我已是完全不同的一代人了。翻开朋友圈,发小创业公司的动画作品,开始宣传找发行商了。闺蜜们也都成已家,有的甚至三年抱俩娃。

那我呢?于是我开始焦虑。焦虑我依旧拿着和几年前一样的薪水,依旧每天看上去忙碌却又无所作为,犹豫想跳槽又觉得应该靠着老东家那颗大树,熬到成家休产假。更让我焦虑的是,除了玩游戏和码字儿,我没有一技之长了。IT行业竞争激烈,不进则退的人很快会被淘汰,如果35岁事业还没有质的提升,也许只求能跟着个好老板,容后半生我坐吃等死当一颗螺丝钉。

于是头脑一热,我出来创业了。而往往很多事,你想的复杂又多虑,一旦开始上手做,很多问题都是可以逐个击破的。

avatar_772
「To binge in the daytime while singing,to return hometown while remaining young.」

要说2019我最大的收获,就是真正走出了舒适圈,甩掉了那个一直想要改变又用“等明天”自我安慰的自己。从2019的8月到2020的今天,感觉像是渡过了2、3年。短短几个月,我见过很多人,他们的故事能码好几天的字。甲方公司的老板、熬夜奋笔的同行、呕心沥血做游戏的行业精英……他们有的已经成功,有的正在攀登高峰,有的在执拗地坚持梦想。于我而言都是成功的个例,却没有谁停下过奋进的步伐。

“留在上海也许是你很多个梦想中的一个,但做更好的自己却是一辈子的事。想那么多,不如先去平板撑2分钟!”最后,我这样回复那位朋友。

我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,不甘心只做平庸的事,除了奋起直追别无他法。如果说2019的创业治好了我的焦虑症,那么2020,把曾经的自己甩得更远吧!

胡陈辰

CEO / 游戏制作人

勤奋没有拖延症的CEO,当然在2019就发了总结了!

胡陈辰的2019

枭的2019

2020, we are coming.
And it’s gonna get better.

摄影 / 胡陈辰

Comments(1)

  • 头像
    Jiaqi
    2020年2月13日, 12:19  回复

    nb!

Leave a Comment